• <div id="2p1jcl"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四川茂縣二次垮塌所幸無人員傷亡,救災指揮部此前已全面加強監測預警 職場人絕不可觸碰的十條紅線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你知道嗎?熱辣的比基尼70歲了 廣告神醫被刑拘,網友:希望劉洪濱們早日落入法網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男子偷越野摩托車被刑拘:並不會騎,推50多公裏賤賣 1歲女孩下半身嚴重燒傷面臨截肢 4小時籌得30萬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pc蛋蛋99|爲自己看扇窗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星隕落,黯淡不了整個天空。一花凋零,荒蕪不了整個春天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題記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pc蛋蛋99是一個女孩,因爲我的出生,讓爺爺奶奶的抱孫夢落空了。我想,大概是因爲我足夠幸運,才能這樣一點點成長,直至今天坐在這個能決定我未來的高考考場。你也許會奇怪,我爲什麽會這樣說。是的,我與其他人有那麽一點不同,我的聽力很差,對于一個農村家庭來說,的確是一種致命的打擊。我依稀記得小時候的自己對于聲音的反應很差,我記得爸媽總是要對我“大喊”,我記得我從來都是坐第一排。我無法正常的與其他小朋友交流,所以每當她們玩著捉迷藏以及丟沙包時,我總會一個人默默的坐在課桌上,我把課本看了一遍又一遍,眼睛卻不自覺地向操場瞄去。每當有人望過來,又極其心虛地收回目光,像做壞事被抓住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無法擁有2015感動中國十大人物之一——陶豔波的媽媽,她做兒子的耳朵。她十六年陪伴,她作他的耳朵,她是他的同桌,讓他聽見這世間的輕盈,也聽見無聲的愛。我的媽媽,她只能在放學回家一遍又一遍教我讀拼音,她只能偷偷背著我去其他同學家裏,叫她們陪我一起玩。她只能在趕集回來給我帶回來一本《安徒生故事》,但正是這樣一本書,開啓了我對閱讀的愛好,也開啓了我心中的一扇窗。即使我的聽力不好,但我卻沉浸在那些故事中。我愛上了文字,愛上了閱讀,我慶幸,我爲自己開啓了一扇窗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秋風送爽,田間翻滾著金黃的稻谷,爸媽面朝黃土背朝天。冬風蕭瑟,爸媽仍在風雪中勞作。他們爲了我,省吃儉用。就在十歲那年,他們帶我去大城市,那些冰冷的檢查設備讓我害怕,與醫院裏那些穿著漂亮的人相比,我們一家如同最可憐的存在。後來,我的耳朵上多了一樣東西,那是一個助聽器,哪怕很多人從我身邊過都要看我的耳朵,但我心中比害羞更多的是歡喜,我能夠更清楚的聽見聲音。即使是這樣,我依然與書爲伴,我嘗試著寫作,在六年級時,我的習作《母愛》在《小溪流》發表時,我看到我的文字變成了鉛字。當我的作文被鄰班語文老師拿去當範文朗讀時,我終于聽到的不是“那就是隔壁班那個聾子”,而是“今天老師朗讀的那篇作文是她寫的”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樹沒有翅膀,也沒有腿。但它結出甜美的果實,果實中包著種子。飛禽、走獸們吃了果實,大樹的種子就這樣傳播到世界各地。我也沒有翅膀,我甚至是一個別人口中的聾子,但多麽慶幸,一星隕落,暗淡不了整個星空,一花凋零,荒蕪不了整個春天!我爲自己開一扇,讓我貧瘠的文字帶我去看世界!去傾聽這世界的輕盈與無聲的愛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是我最後一次去看老何了。並不寬敞的房屋下堆著些祭祀用的物什,堂屋中央擺放著一口黑得發亮的棺木。老何靜靜地躺在裏面。他的面色黃中透著青——好像他對我們發著怒的模樣。我覺得我可以抓住點什麽,一伸出手,眼睛上湧了一般熱氣,把我的眼鏡也給弄得模糊不清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擡起頭,竟看到滿屋子的人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何你看到了嗎?他們都回來看你了。他們的眼睛裏還寫滿了和當年一樣的熱烈,那熱烈如今也灼燒到了我,讓我的胸中充滿了似要噴出來的濃焰,一如當年的你啊,老何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三十年前的老何有著瘦幹的模樣,每天都在這片小山坳裏晃悠。破敗的山村有一種出奇的甯靜,老何覺得這種甯靜實在太過沉寂。他在溪邊撿了一擔擔鵝卵石,填上了村口那條坑窪窪的泥漿路。擡頭看見天上飛過的一只麻雀,突然知道少了些什麽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何用自己的積蓄買了些紅磚,最後修修補補,在村口蓋了一座很小的紅磚房,他自制了一塊木板,上面用炭塊寫上“村口小學”四字。接著他挨家挨戶勸說村民們讓孩子到“小紅磚房”裏上課,他擔任校長,也是唯一的教師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何的學校開辦起來了。他用炭塊當粉筆,用手抄的作業本作學生的教材,每當講到高興處就滿臉通紅。“世上有許多好地方,”老何常說,“北京有故宮,有頤和園,還有圓明園。圓明園可惜被洋鬼子破壞了,要是也能去看一看……”他忽然停下來,有些黯然,擡起頭,眼睛便又亮了:“你們要努力讀書,將來一定能走出山坳坳,去多看看外頭的世界,也就當是老師我看了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三十多年間,老何送走了一批批學生,他總說,孩子們眼睛裏有光啊,那光太熱烈,灼得他非得做些什麽。于是,他做了孩子們的老師,看他們一個個飛出大山,飛到世界各地,去那個美麗的“外面”飽覽美景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也是桃李滿天下了。”我每逢去看望他,他總是這樣對我說,是感慨,也是歎息。我靜靜地握著他的手,聽他講他和他的學生過去的趣事,心裏有一種格外的自豪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爺爺……”我抓住他已經不再溫暖的手,眼前是一些照片,那些爺爺口中的“孩子”手持著它們。你看,那是故宮,那是圓明園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位年長的叔叔跪了下來,溫和的聲音都顫抖著:“何老師,我們回來了,我們帶了‘世界’回來。您放心,我們一直都是您的眼睛!“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也忍不住哭了起來。我也是你的眼睛,爺爺,我會把這條路堅持下去。我知道,坐在志願填報的電腦前,我一定會告訴自己:就報師範吧。讓我成爲你的眼睛,替你去看世界的美。也讓更多人替我,成爲pc蛋蛋99的眼睛,看到世界的未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X-POWER-BY MGF V0.5.1 FROM 自制10 X-POWER-BY FNC V0.5.2 FROM ZZ58 2001